Renee

Amber梁馨心·LoFoTo:

在圣胡安的市中心,有一家早晨九点就开门的小酒吧。

几乎没有客人,但仍常年坚持自己的特色:卖早餐配Mojito(圣胡安最负盛名的朗姆调酒,起源于古巴,口味是浓郁的青柠薄荷。)

在这家酒吧门口的中心公园,也常年坐着一位老人。

他总是穿得花花绿绿,五彩缤纷,见到路人望他就灿烂的回笑,像一杯活泼的鸡尾酒端坐在爽朗的清晨。

当地的导游说,几乎整个圣胡安的居民都认识他,认识他口中的愉悦小调,还有他那双开了口的大头鞋。

他每天望着小酒吧的Mojito招牌,但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它的味道。因为他只买的起一块面包,却也总把一半都喂给鸽子吃。

“他可能有些老年痴呆,从没见过他的儿女,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这些五颜六色的衣服,”导游说,“他越来越瘦了……”



流光飞舞爱琴海™:

梦幻海天 ~ ☆ —— 昨天傍晚拍的照片里,有人说这张最梦幻 ~ 你们知道我是冒着掉进海水里的危险拍的么?O(∩_∩)O

安德莉凯利:

軽井沢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 (轻井泽圣保罗天主教会堂)

这座建于1935年,由美国人Antonin Raymond设计的教堂曾经多次在文学作品中登场:崛辰雄《木の十字架》、川端康成《掌の小説》。同时,她也是吉田拓郎等众多名人的结婚仪式举办地。终其人气的原因所在,是她独树一帜的建筑风格:斜屋顶、大尖塔以及几十年后在日本建筑界掀起不小风潮的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裸露混凝土外墙)

如果现在说起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许多人立刻会想到安藤忠雄和前川国男。其实几十年前的Antonin Raymond就开始尝试使用这种建筑手法。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追求的是原始素材(混凝土)带来的清洁感与大拙成巧。但是很多建筑商都不愿意参与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工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没有外护材的情况下,建筑本地抵御风雨的能力较弱,在施工阶段就需要极高水平的管理和维护。同时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对混凝土本身水平的要求也非常高,一旦建材不达标,雨水天就会出现黑点、霉斑各种问题,极大破坏建筑本身的美感。追溯其在建筑史上的应用,最早是法国建筑家,混凝土之父Auguste Perret在Le Raincy的一座教堂的柱梁上做了大胆尝试。之后,由于其很强的自由可塑性,于德国自由表现主意建筑中被广泛利用于曲面塑造。在日本,Antonin Raymond早在1923年就用自己的宅邸进行试验,但是机能主义、合理主义的风潮兴起后,Antonin Raymond的兴趣又转向了直线形态建筑,在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上未曾再有建树。直到二战后,以Le Corbusier(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设计者)为首的建筑家开始重新重视起这种有独特禁欲美的建筑手法并将其广泛应用到自己的作品中。

比较有意思的教会的门前还有小小的石佛像,似乎日本向来不在意宗教的混杂(佛寺里有神社或者神社里有佛像都司空见惯)。出于对信仰的尊敬,非教徒的我们没有入内参观,只在外面转了一圈,有点遗憾又十分满足。

肖博文:

位于裂谷省的凯里乔Kericho是肯尼亚红茶的最主要产地。红茶品牌Kericho Gold也是肯尼亚的国民品牌,而且大量出口,在很多进口商品超市里都能买到。肯尼亚已经超过斯里兰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红茶出口国。清晨凯里乔的茶园里充满了静谧的气息。